当前位置: 首页  >  iPhone

刘慈欣:中国科幻迎来最好时代

发布时间:20-05-10

  

Ξ

  刘慈欣现身电影《流浪地球》首映礼。

  本报记者 张 妮

  冷静,直率,不苟言笑。戴着标志性黑框眼镜的刘慈欣像他笔下的&l▎▏dquo;科学”一样,总是以 “超然物外”的理性态度示人。这种理性还反应在今年春节的电影票房上。在汇集当前最具票房号召力的导演和演员的春节档中,以刘慈欣同名·原著小说改编的本土科幻电影《流浪※地球》以2◆0亿总票房夺得冠军。看似超乎意料,却在情理之中。这部ↈ“现象级&rdqΩu☆o;电影不仅让这位♠亚洲地区首位获得雨果奖的中国科幻作家被再度关注,更点燃了人们◙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无限期待。事实上,这一局面似乎已有预示。在去年的北京国际书展上,刘慈欣被众多年轻粉丝团团围住,求签名合影,还有粉丝≒一路追赶他,只为得到《三体》中一个问题的解答。科幻作家在中国受到影视明星般的追捧,其背后的市场空间可见一斑。“中国正处于快速的现代化进程中,科〾技已渗透到方方面面,生活中充←满未来感,而未来感就是科幻小说成长的肥沃土壤ⓔ”,刘慈欣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但另一方面,科学神奇感的消失对科幻小说的▌打击也是致命的。“既然我们已经生活在科幻小说里了,还看什么科幻?”对于科幻小说及未来〒人类文明的前景,刘慈欣的态度基本一致——保持理性乐观。

  未来感:科幻成长的肥沃土壤

  环球时报:《流浪地球》被评价为中国科幻电影的新纪元∑、里程碑,您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未来前景持什么态度?

  刘慈欣:我很乐观,我认为中国科幻电影会有一个光明的发展前景。因为时代需要科幻电影,有需求肯定就会有所发展。毫无疑问,在中国,科幻电影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好的发展时期。在三四十年前,我们生活的未来感并⿻不是太强。现在的时代,至少在中国,正处于一个快速的现代化进程之中,我们生活的最大特点就是∮充满变化,充满未来感。未来感很重要,它本身就是科幻小说市场成长的肥沃土壤。

  环⿺球时报〓:有人评价您&ldq™uo;单Ф枪匹马把σ中国科幻文学提升到ⓞ世界水平&rdqu♦o;,您怎么看这样的评价?

  刘慈欣:我只能把它看成一种善意的鼓励。从事中国科幻文学的人很多,有作▫家、出版人、评论家,ミ还≧有广大的读者,他们一起努力造就了中国科幻文学今★天的局面。中国科幻文学像一个金字塔,可能有些人在金字塔比较上面≠的位置,有所成就,但整个金字塔由一个庞大的基础组成,不是哪一个人的力量┓能够形成的。另外,中国科幻发展到今天也有时代背景,以前大家吃不饱饭的时候未必对科幻感兴趣。把它μ归▲功于某个人的成就,这种说法肯定不对,它是时代造就的。

  环球时报:有评论家认为,您的科幻小说和西方最大的不同是,里面有一种历史和逻辑的统一,这给小说提供了更多想℡象空间,您是否认同?中国科幻小说与西方的主要区别是什么?

  刘慈欣:西方科幻小说不是一个整体的概念,美国的、欧洲的风格各异,什么样的都有,β不能用一句话概括整个西方科幻小说。有些西方科幻小说和中国不太一样,有的跟我们相像,就是看你跟谁比。

  环球时报:除了此次跨界做电影监制,您去年还受①邀担任IDG资本公司的首席畅想官,这个职务的职▶责是什么?

  刘慈欣:IDG资本是一家投资公司,在我国很多关键领域都有投资介入。首席畅想官的工作,主要是以我作为科幻小说作者♯♮的想象和对未来的展望,激发IDG及其相关方面的想象力。比如,通过对现代技术的展τ望进行分析预测等,更多的还是做一些交流吧。

  让孩子们多些时间≤仰望星空

  环球时报:您如何走上科幻创作之路?除了科学,您的小说里还探讨了非纯粹善恶判断等复杂而深刻的命题,这种思辨性是从哪里获取的?

  刘慈欣:我从小学、初中就开始۩对科幻感兴趣,主要受科幻小说的影响,比如,凡尔纳、阿瑟克拉克的小说。我还ζ会阅读历史、军事等方面的书籍,对文学的关注反而比‖|较少。因为我不是通过热爱文学才走到科幻小说这个领域来的,是因为热爱科幻、热ↆ爱科学。我小说中的思想来源是多方面的,有通过读书获得的,也有平常的社会ⓥ经验等各方面的じ来源,不可能只是读书一个来源。

  环░球时报:科幻小说需要想象力,但一些人认为中国的教育体系导致中国人缺乏想象力。在您看来,想象力是由▁▂▃▄什么决定的?